2021-09-29 03:17:25

设计同行 | 十年归于十日谈,仓皇设计师之路-北京篇
来源:http://www.vifo.com.cn/article_view.asp?id=4932
  至今,我也认为自己从来没有成功过。

  年的这个季节,在北京海淀区花园北路的一个小工厂里,开始了我黑暗的从业经历。这是个黑暗的开始,也是盲目信任的结果。虽然以后的十年里也有很阳光的时刻,但是这个黑暗的开始在我记忆里永久留存。

  当我的一个老师给我推荐,她同学在北京的服装公司的时候,我受宠若惊。临近毕业的时候好运气的确很多,在我激动的应诺下来后,我的纸样老师也希望我留在他当时在西安的公司里。由于对于首都的向往。我拒绝了我的纸样老师。如今的他已经今非昔比,两个副院长头衔,又成了博导。当初给我介绍工作的老师,离开了学校,去了IKEA做了陈列设计师,后来离婚后远嫁到了瑞士。她的前夫,也就是我一直敬仰的一个老师,99年的时候也离开了学校,去了当时的逸飞公司,成了逸飞当时的四大天王之一。如今的他仍然在上海独身坚持他的梦想--极简主义。

  花园北路的那个小工厂。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是异常的清晰。那是在一所学校的后院里。简易的石棉瓦屋顶,石膏板的墙壁,唯一的办公室也是仓库。一张沙发和两个办公桌,后来也是我睡觉的地方。这和我幻想里的时装公司实在相差太远了,有的人能体会到我当时心情有多么的糟糕,虽然那是个夏天,但是当时的我经常会感觉到四周瞬间鹅毛大雪的满天飞。

  出于对老师的信任,我努力说服自己不要为眼前所看到的吓到。接下来的4个月时间里。我开始了自欺欺人的设计师之路。这个小工厂不是很大,但是基本上生产的设备比较齐全。当时的业务主要是外加工,很少自己开发。听说我前期的校友在此开发的东西压了一仓库。我老师的同学也正陷入老公绿杏出墙的煎熬时期。所以基本上是无心经营。

  也就是那4个月时间里,在晃晃悠悠的忙碌中我了解到木樨园,大红门,动物园以及附近不远处学院南路上孙悦那家“心情不错 ” 家常饺子馆。可惜的是我一直在路过,她对面不远地方的“马兰拉面”始终是我的最爱。和我在这个小工厂奋斗的还有我的女朋友,如今是我的太太了。那种环境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简直是噩梦中噩梦。虽然她没过多久就离开了北京,但是也很感激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依然不离不弃。她当时的任务是设计以及跟着老板跑业务。我的任务是纸样和裁床,如今想起来的确比较牛X,一个人划皮,拉料,直刀。光着膀子大汗淋漓在那黑漆漆的小屋里。当时我们的一个客户对于我工作的努力给了相当不错的评定,也就是后来我的第二个上司。

  在一次去菜市场的路上,一个刚出生的小猫蹲在路中间喵喵的叫,来回的路人仿佛不曾看见。我弯腰伸伸手,它就跟我走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时期,它成了我们唯一开心的源泉。后来由于猫粮的缘故,它长的异常漂亮。唯一不足的可能就是神经衰弱。因为我女朋友有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拿它下手,常常是在喵一声后,它就瞬间到了房顶,当然它不会飞,是被我女朋友扔上去的。渐渐这就成了她的娱乐休闲,那只猫也以为自己身手相当了得,经常没事就爬在屋檐上藐视我们。

  后来我们班的一个同学也来到了北京,当时在一家工作室工作,去了之后才知道是专门做拉丁舞服装的。那家工作室的主人也就是当时全国拉丁舞协会的主席。其实也就一忽悠。我唯一羡慕的是他们用来立体裁剪的人台,当时国内很少有的可调式人台。在对比工作环境后,我女朋友的心情当然比较失落。所以在一个深秋的早晨,我们开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出逃。(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