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7 10:11:26

大话 服装的语言艺术
来源:http://www.vifo.com.cn/article_view.asp?id=904
  英国首相布莱尔我不太喜欢,但他说过的一句话有点意识:“一个人年轻时他要是保守党就太没心肝;但一个人成年以后若还是自由党他就太欠成熟。”

  拿到吃饭穿衣这类小事上,我可以把这句话演绎成:“一个人少年时就讲究吃穿未免太骄奢和故作正经;但一个人成年以后还是太不修边幅则是不懂礼貌。”

  服装是一种语言。人生活在文化符号中。一切东西,如果你愿意去深想和阐释都有意义。僧侣们为什么要穿袈裟?为的不仅是突出信仰并作为一种职业标志鼓励社会的监督,其实还是每日每时对自己宗教身份的一种提醒。三百六十行真正数得出名来的像样的行当几乎都有自己专门的服装行头。各行各业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有讲究。除了行业标志性的服装以外,学生有校服,结婚男有礼服,女有婚纱。学生尚未“入行”或拥有专业,他们也愿意标明自己的身份。而结婚服装特别是婚纱只是一个很短暂性的临时性需要,可是它仍然希望用这么艳丽或圣洁的符号来表白。哪怕只穿一天,它的符号意义是让你和别人都记一辈子。

  正如交通有红绿灯,投降有白旗一样,服装有其明显的符号化功能。

  军人穿军装并不仅仅是为了打仗。穿军装,穿出飒爽英姿是世界军人的风范和骄傲。我读过的一则史料云,甲午海战前日本一个军官代表团参观了中国海军的舰船。中国当时的武器都是从德国进口的,其先进其气势让日本人胆怯了。可是他们看到了一些水兵不洁的服装,看到了一些水兵凌乱的被褥,日本人窃笑了,于是,他们发起了战争。一百多年后,我不敢责备浴血中的甲午军人的衣衫和军容,但是,中国的军人们在今天除了强调穿出英姿飒爽外,宿舍的被褥也要叠得像豆腐块一样潇洒齐展。据说,这是军人入营的第一课,它虽然和打仗无关。雄壮之师,威武之师,是靠水滴石穿的努力得来的。如果你留心,在北京街头,你会看到一些值勤警察。他们不管老百姓,只纠察军人的风度仪表。中国军人,这个称号,因此变得神圣起来啦。

  若只论打仗,土匪也能征善战,但他们不是军人。

  我常常留心到西方人的一些仪式化的张扬。比如美国学生的毕业典礼仪式颇让人大饱眼福。我们在中国都已毕过好几次业啦,可是在美国似乎才知道什么是毕业。整个五月,学校把毕业渲染的气氛高涨,到处是毕业生的袍子,到处是笑脸和花朵。这时候,你知道,你四年的寒窗,你熬过的所有的夜,流过的所有的汗值得。毕业袍子把学习,把毕业神圣化啦。看报道,中国现在毕业也时兴袍子啦。虽然费些钱,我窃以为是进步。值得。

  上面说的是一些比较突出的情形和个案,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抹掉行业标志和富有文化宣言性的部分,大家都穿普通的衣服,这里面有没有文化或符号语言在内呢?

  在参加一项活动时,穿什么,怎么穿,在什么情景下穿,体现一个人对事业的态度,同时也昭示着你的心情、重视程度、赞成还是反对乃至有保留的赞成和有赞成的保留。

  说个简单的例子,朋友的婚礼请你参加,你衣冠楚楚去还是邋遢地去出席,显然表露出了你对朋友、对事件本身的重视程度。人是文化的动物,他们创造出了礼仪文化。

  有时候,吃饭穿衣是一种文化宣言或社会符号性暗示,它里面埋藏了一种文化态度。人类文化进化了上万年,创造出了伦理这个东西并用它来“规范”人们的行为。循规蹈矩人们视为正常,循规蹈矩有时候显得俗。俗,其实是个社会标准。你超前,你孤独。社会化是个很顽固的东西,你或许斗的过它,但结果常常是两败俱伤。

  有的人喜欢标榜敢于反潮流。反潮流你也得有资格。不修边幅,在王右军、在毕加索身上是大雅,在你身上却是没有教养。

 服装语言的能指性和所指性功能很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警察下班后大多不愿意再穿警服,其原因并不仅仅像工人下班后要脱下工作服那样简单。您如果小心,连家常小事都这样颇耐琢磨。这就是为什么小学生要带红领巾,后来上了大学、大学又有了团徽、校徽之类。

  除了穿衣,连装饰化装都是文化。您也许平时没有专门去想,但参加什么样的活动,准备什么样的行头,怎样设计,怎样着装,甚至用什么样的化妆品我相信并不仅仅是参加奥斯卡典礼的影星们关注的题目。大部分人都是凭直觉解决了这些问题。我相信每一个社会人都会经意或不经意地想过这些,而且很家常地处理着这类问题,连乡下人走亲戚都不会忽略这些内容。

  如果您真的太脱俗,别担心,有人会熟悉地提醒您。人家不仅是怕您露怯,而且是不愿意自己露怯。如果您收到一些比较正规的大型宴会、鸡尾酒会或什么捐款宴会之类的请贴,下面一定会用小字提醒您着装注意事项,比如“黑领结”“白领结”之类。那标志着一种礼仪、规格和档次。这些“领结”之类是对男人的提醒,男人惯常是粗心的。

  对女人有没有要求呢?没有,因为不必。女人心里对着装打扮永远又一杆秤。又不修边幅的男人,天底下少有不修边幅的女人。

  对女人没有要求,还有一个原因是女人的打扮是公理,是天经地义的在这样的事上谁要再多说提醒显然是弱智。于是,就有了仕女如云花枝招展,于是就有了袒胸露背星眼流盼,不是女性特别不怕冷,而是“上流”文化对女性的要求。敢于袒露除了昭美示艳愉悦君子以外,还表示了对环境、礼仪和别人道德的信任和尊重。

  “女为悦己者容”是古人的公理,可是现代的女性却不能有这种选择的奢侈和自由。现代女性已不能在深闺做那些“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幽梦,把笑留给崔护。现代女性的穿衣打扮不仅要为悦己者,而且也要为不悦己者或己不悦者、为各种人,包括小人和无赖。女人走出了深闺,你可以看成是女人的不幸,我宁可看成是女人的福祉。

  所幸,鼓舞和装点着这个世界的不仅是包装。天生丽资敢于素面朝天,可惜这样的丽资少了些。于是,我们有了服装业、化妆品业、美容业。这些也是一门学问,是古老而又历久弥新的学问,跟国计民生息息相关。衣食住行,衣是第一。人区别于天下动物的标志之一是人有服装。可以说,穿或许支撑着人类为之奋斗的事业的将近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