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9 04:40:42

投资风向 | 商场下架服装无处销 催生“自营折扣店”
来源:http://www.vifo.com.cn/article_view.asp?id=2046
  每年换季时节,是代理多种品牌的各大百货商场供应商们最苦恼的季节,因为成堆的过季服装占着位置还赔着钱。百货商场竞争激烈,他们只有拿出最好、最畅销的品牌来迎合品位越来越高的消费者。而下架的衣服成了供货商们最头疼的问题。

  “每年换季都头疼” 

    “每年换季时节都头疼!”说这话的李女士是位多种品牌服装的河南代理商,同时又是金博大、丹尼斯、正道花园、中环百货等多家百货商场的供应商。入行5年来,每年换季时节都是她最头疼的季节,一年四次的季节轮回给她带来的不只是收获的喜悦,还有成堆的下架衣服没有地方处理,既占用流动资金,又要租用库房存放增加成本。 

    作为一级代理商,李女士一边要承受着生产厂家要求的销量的压力,另一方面百货商场租金昂贵,她们只有拿出最好、最畅销的款式、色彩的服装来迎合消费者,争取多多销售,才能完成商场的保底销售额。而掉码、断色的换季服装,只有在商场搞促销活动时,才能处理掉一小部分。入行5年来,李女士说她还没有找到一条更合适的出路,来解决这个大量占用资金流的问题。 

    和李女士有着相同经历的服装供应商还有很多,朱先生就是一位,但是与李女士不同的是,他入行已有20年,现在代理有5个品牌的服装,在四个百货商场设有专柜。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尝试,慢慢趟出一条自营下架服装折扣店的路子来。这一招还真灵,不仅解决了多年的服装积压问题,还开拓了另外一条生财之道。 

    “被逼出来的办法” 

  在朱先生的自营折扣店见到他时,他正休闲地喝着茶。他笑言,这也是“被市场逼出来的办法”。 

    朱先生是郑州最早为大型百货商场供应服装的供应商,当年为郑州商业航母亚细亚供货,至今亚细亚还欠着他6万块钱供货款。经历过郑州历次商战的朱先生说,那年头生意特别好做,一说哪里品牌服装甩卖呢,顾客都一窝蜂地围上去抢购。这几年消费者越来越理性了,买100返80、4折5折都很难撼动上帝的心。因此百货商场的促销活动对于供应商们大量、多品牌的掉码、断色、过季服装来说,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 

    那为什么不放在商场里继续卖呢?朱先生说,商场租金太贵,打折销售的都是过季衣服,本来就是赔本出售的,每卖出一件商场还是要抽走营业额的25%,亏的更多。 

    那自己开店成本会不会太高呢?朱先生说,以他这个店为例,面积70平方米,月租金6000元,在金博大这么大面积月租金要30000元。同样的一款品牌服装,在商场卖要比在这里卖上调30%的价位才不赔钱。他指着一款标价99元的羊毛衫说,这款在百货商场我们的售价是260元,当然现在全部下架了,这里是掉码、断色的,但品牌品质一样。 

    “像锅羊肉汤越久越香” 

  说到经营之道,朱先生也不隐瞒,他说“开这种品牌折扣店,就像煮一锅羊肉汤,时间越长味道越浓生意越好”。 

    朱先生的店开在文化路南段,面积70余平方米,销售有4个品牌的羊毛衫。店门口“品牌折扣店”的门头并不是很显眼,但店内的顾客却络绎不绝。朱先生说在百货商场里卖服装要讲品牌,品牌知名度越高销量越好,而开品牌专卖店要讲信誉,信誉好,回头客才多。他坦言,来他的自营折扣店里来购物的,一多半是回头客。回头客是看中这里的品牌与品质,还能通过口头传播形成一定的口碑。所以,朱先生的店夏天生意淡季时给员工放假,房租照样交也不换地方。看来,朱先生的生意还真的不错,一个月6000元的房租可以白白浪费掉。 

    像朱先生这样的自营品牌折扣店在郑州为数不少,在健康路、黄河路、兴华街,都曾见过。只销售自己代理的几个品牌下架的羊毛衫,能不能叫折扣店呢?朱先生有自己的解释,这儿销售的都是大型百货商场下架的品牌服装,价位比商场原价低30~80%,虽然有的一个款只剩几件、或者断码、缺色,但还不完全过季,是他自己理解的全完意义上的折扣店。 

    市场需要出货渠道 

  郑州几千个给各大百货商场供应品牌服装的代理商,每年有4个换季时间,都会有部分断码、断色、积压服装需要处理。市场需求下架服装的出货渠道,且这个市场还不小。 

    在国际上,有一种专门经营下架断码名牌服装的品牌折扣店。 

    郑州市场上目前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品牌折扣店。而品牌折扣店这种零售业态目前在我国处于高速成长期。有零售专家预测,品牌折扣店会像90年代的超市一样在中国掀起新一轮掘金高潮。 

    一边是供货商们苦于无处出货下架服装,一边是品牌折扣店这种时下风迷业态还没有在郑州“跑马圈地”,处于两难中的服装供应商开始自谋出路。于是,郑州出现了这种自营自己代理品牌下架服装的“折扣店”。虽然离标准的“品牌折扣店”距离还很远,但我们看到了郑州这座商贸城激烈商战中的又一个“郑州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