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7 08:24:49

成功故事 | 服装店零敲散打从济南开到香港和悉尼 赚了一千万
来源:http://www.vifo.com.cn/article_view.asp?id=2309
  与大规模生产服装的公司相比,胡昕的服装店更像是一个零敲散打的个体户,而就是这种零敲散打的经营模式,却抓住了那些追求个性、喜欢高贵的人的心,也使得“女裁缝”胡昕很快就转变成为了身价上千万的女总裁。

  开头(主持人):

  前不久,在著名的网络论坛“天涯社区”上,爆发过一场关于贵族生活的讨论。有的网友就说,真正贵族的衣服是没有牌子的,因为他们的衣服全部都是根据自己的身材量体定做的。在济南就有这样一家服装店,专门为别人来量体裁衣,您可别小看了这个裁缝店,这家店的老板已经把这家店从济南开到了香港和悉尼,现在个人资产已经超过了1千万元。 

  在经七纬一路路口,有一家名叫花剪子的服装店。这家店的门头并不很醒目,来来往往的行人肯定难以想象,这是包括香港、悉尼等分店在内的花剪子总店。今年32岁的胡昕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记者:你们做这个唐装是比较早的。

  胡昕:应该是,在济南我们最早11年以前吧。我一开始创这个品牌我们就做的中式服装。实际上那时候它还不叫唐装,在我们看来是中式服装。唐装这个词吧实际上是从香港那边流行过来的,才叫唐装,以前没有唐装这个词。

  现在,胡昕的个人资产也超过了1千万元。而10年前,胡昕准备开起这家服装店的时候,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学生。对于她开店的事,几乎没有人赞同。

  胡昕:我妈她虽然自己做服装,她觉得做服装比较累,比较反对我。当时我就一个人从家跑出来了,离家出走了,他们就是说不答应我,我就坚决不回去了。
胡昕的妈妈:她在学校当老师,安排她在中学当老师。工作我看着是挺好的,女孩当老师,工作很稳定,也有寒暑假,挺好的。但是她愿意自己创业。那时候不是刚提倡大学生毕业自己创业,她挺喜欢自己创业。我是不大同意,我觉着创业挺艰难的。她这么年轻也没什么社会经验,就凭着她自己的想象去干,最后她老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我就觉得她这么大了吧,她又想法就给她个机会。家里给她投了5万块钱,叫她去试一试,我给她讲好的,给你投上这个钱你干成功就干,干不成功就要回家踏踏实实的干个稳定的工作。

  学服装设计的胡昕给自己的店做了个定位,专门做旗袍等中式服装。但那时候旗袍早已经远离了都市女性,根本称不上是服装的主流。如果这个店开起来没有人光顾怎么办?

  胡昕:我那个位置吧整个一条街没有一家服装店,就是你们看到我纬一路这个总店,到现在这个店开业已经10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换地方呢?就是因为它是我们创业的地方,我们对那个地方特别的有感情。当时那整个一条街,又卖五金件的、卖茶叶的、然后小卖部就是没有服装店而且房租特别贵。

  1996年3月28日,胡昕的花剪子服装店开业了。那时候的经七路远没有现在繁华,而且花剪子还处于经七路的背面,天时地利似乎都与花剪子不搭边。

  胡昕的朋友:我们就觉着中式服装是中国传统的这种东西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在全世界大家都是跟着法国的巴黎,意大利的米兰在学习。而我们中国有着很深的文化底蕴,有着非常非常好的东西,包括我们又是在山东,中国鲁文化发源的地方。当然中式服装旗袍现在所代表的是清朝的满族的东西,但它也吸取了很多汉人的东西。它是经过上百年的演绎而来的。

  胡昕:我觉得我们这个生意刚开始起步的时候,称不上是一个企业,也没有什么品牌。但是我们刚一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打算把它做成一个品牌。就是说你一开始做生意吧,并不一定想着我将来做这个生意,我投入的多然后要很快的把这些资金回笼起来。当然做生意盈利肯定是最主要的,但是你要往长久看。有一句话不是说,快的东西不长,长的东西不快。我觉得把这个东西做长远,所以我们一开始取这个名字,取了这个名字以后呢,大家伙都觉着这个名字挺好听。我们就准备在国家工商总局把它给注册了,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你还没做成呢,你干吗先主册,你做一做看看。因为当时很多服装企业都垮了,你自己又生产,又注册自己的品牌,投入很大啊包括从一个商标,商标你要设计出来,织出来吧,然后你做了品牌以后,很多相关的东西包括你的包装袋啊,衣架啊整个所有的东西都要统一。这样投入肯定很大,我觉得首先要坚定一个我们一定会做成功的一种信念,然后把这个品牌注册出来。

  想要打出自己的牌子是胡昕的愿望,但服装店到底怎么经营,怎么进行推广,怎么尽快打开局面,这些,胡昕都还没有理出思路。

  胡昕:反正那时想得就是我要给人量体裁衣,以中式旗袍为主,定做。我相信大多人不希望自己穿的衣服跟别人一样,每个人都需要个性,因此我认定我这种定做的服装会有前途。

  胡昕:我们店来了一位客人,这个客人是一位瑞典人,是一位女士长得非常漂亮。但是她就是典型的欧洲人的体格,她当时是瑞典沃尔玛公司驻济南这边的一个外籍人士,精心的给这位女士设计了一件,在领子和一些布料还有一些细节的处理上带有一点点中国的特色。她参加完聚会以后,她特意又上我们这来给我们说,她这件衣服在那次圣诞聚会上,获得了非常非常好的评价。而且从那以后她还给我们介绍了很多的外国朋友,到我们这里来做带有中国特色的这种晚装。

  第一笔生意做成了,花剪子也算是开了张。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并没有一帆风顺,顾客盈门的景象对于胡昕来说经常是一种奢求。第一年,胡昕赔了20多万元。

  胡昕:我当时就是特别喜欢做这种民族的东西,但后就开始做,当时做了以后就摆在店里,人家都说这衣服能有人穿吗?是不是上舞台穿的,当时就觉得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民族服装,民族的元素。而且经常去香港这样的地方,他们逢年过节一些领导人,总是穿着那种唐装,长衫出来给老百姓拜年。觉得这种气氛很好,所以我就一直在做这个。

  胡昕相信这一点,因此她就坚守自己的定位,而始终没有做过流行一时的西式服装。过了不长时间,转机出现了。

  胡昕:一开始被一些很个别的人群,比如说演员或者是有特殊需要的人,他们挺欣赏的。但是那种普通的老百姓还是不欣赏,总觉得太舞台化了。生活当中怎么穿呀,经常有人说你们家的衣服真是很漂亮,可是就是没法穿啊。演戏的穿的吗,就这样。再后来就是一些年轻的女孩儿结婚的时候,她可能有点这种想法了,就有来做旗袍的,再后来就慢慢得到了APEC的时候,通过APEC会开完了之后,所有的人都开始认可唐装了。

  胡昕的早走一步终于使花剪子终于迎来了灿烂的黎明。此时,花剪子不仅仅在人民商场开了分店,不长时间,胡昕的香港公司就开张了。

  胡昕:这是第一年我们去香港的时候,在1999年的时候拍的一些照片。后来到2000年我们就在香港正式成立了我们的公司。这是当时在香港公司的一些资料,还有在香港拍的一些照片。当时我们就想搞一个这样形式的形象店。因为我总是觉得吧如果在香港,有一家我们自己品牌的旗舰店的话,这也是我的一个理想。这是在香港尖沙咀一个香港艺术馆,拍的一张照片。

  很多人把旗袍看作是最华贵的服装,既然是最华贵的,那就一定要量体裁衣,不能随便买一件将就。

  胡昕:这是有中国特色的一种面料,它的名字呢叫做云锦,云锦呢可以说已经被列为一个文化遗产被保留下来了,因为它的制作工艺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它要在一个高达几米的木制台子上进行编织。要两个人,一个人在下面,另一个人要在三四米高的木头台子上,两个人要这样操作才能这样织出一块云锦。而且一个云锦三天的时间只能织一公分,一公分是什么概念,只有这么大一块。三天的时间只能织出这么大的一块来,所以说云锦它的含金量是非常非常的高的,因为它里面全部都是手工的东西在里面。而且这上面的这些金色都不是染色,而是一些金属丝织在里面的。所以说织出来的面料立体感非常强,而且这个金属丝也是不会掉色的,每一个云锦的染色工艺也是非常复杂的,在以前云锦的布料只有皇家才可以用到,平民老百姓是不可以用这种布料做衣服的。

  花剪子是第一家推出服装业售后服务的店,他们留下了顾客的详细资料,以便于日后为客人进行免费修改。这一切,都是为了在提供特色服务的同时,比别人服务得更多一点。

  胡昕:在去年的时候我们通过一些中间环节,把我们的衣服销到美国,然后反应特别好。我觉得如果今年有可能的话,我们就把中间商这个环节取消,由我们自己来运作,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利润就更加可观一些。

  结束语(主持人):

  与大规模生产服装的公司相比,胡昕的服装店更像是一个零敲散打的个体户,而就是这种零敲散打的经营模式,却抓住了那些追求个性、喜欢高贵的人的心,也使得“女裁缝”胡昕很快就转变成为了身价上千万的女总裁。她在经营当中呢起步早一点,服务多一点的经营理念,相信也会给特色经营者以好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