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19 09:51:03

行业大话 | 关于“A货”的爱恨情仇
来源:http://www.vifo.com.cn/article_view.asp?id=2375
    “A”,是英文字母之首,给人的感觉总是“第一”、“优等”以及诸多积极向上的意义。但是“A”一旦与国际大牌的仿冒产品联系在一起就成了令人恩怨纠葛爱恨交加的“A货”。身上喷的、手上戴的、背上背的、脚下踩的,都是A货这个“冒险家”的乐园。世界各国的顶级品牌对它们来说只不过是样品的研发机构以及免费为其做广告的冤大头。 

    A货与正品就像是非洲鬣狗与猎豹的微妙关系,猎豹在前辛苦狩猎,而鬣狗则跟着享受胜利果实,它们彼此无比接近,但又老死不相往来。 

  或许是消费意识与消费能力没有达到合理化的同步增长,所以市场才会出现多如恒河沙数的大牌仿冒制品,其流通能力甚至远远超出了正品的销售量。很多人出于各种目的或多或少地都会拥有那么几样A货。这和困难时期的“粮不够、瓜菜代”虽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极度渴望被顶级品牌统治占有的潮男潮女来说,A货真的成了一种真实的梦幻,虚拟的时尚。 

  A货新闻震动黄金周 

  “五一”黄金周前夕,一则“赴欧洲旅游穿假名牌将挨罚”的消息引起了大众的关注和讨论。《东方时空》联合新浪网就此做了一项关于“你怎么看待购买假名牌”的调查,4945人参加的调查结果显示,虽然有71.02%的人认为,对制售假冒名牌产品的侵权行为应当严厉查处,但对于知假购假行为有过半的人数(52.14%)认为不应当处罚。 

  在网上参与调查者中的75.28%认为购假会助长假名牌泛滥,但对自己偶尔购买一两件假名牌商品认为问题不大的占到了47.32%,还有16.73%的调查者把购买假名牌当成是一种时尚,原因是大家都买。 

  在接受调查的消费者中,有意购买过假名牌产品的,服装占到了67.8%,箱包占到了36.38%,其他类似于打火机、眼镜、手表只占了17.25%。 

  前不久,同样是因为假名牌,路易威登公司把低价出售一款仿制皮包的某大型超市告上法庭,虽然这个销售行为不过是个别租赁摊位经销商的行为,但最终宣判结果,路易威登还是获得超市赔偿的30万元。 

  研究经济学的李少宇教授针对“A货泛滥现象”得出结论:市场的拉动和利润的驱动直接导致假冒名牌横行于市。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国外对名牌的消费意识逐渐在国内蔓延,城市文明向农村拓展,使消费者产生了对名牌的消费虚荣心。然而,经济来源使大部分消费者无力购买名牌,这便滋生了假冒名牌生存的空间。另外,假冒名牌产品都是市场的供小于求的紧俏产品,其本身的价格远低于其价值,有利可图,才使得一些不法分子愿意冒着各种风险去赚取其中的高额利润。 

  A货真能杜绝? 

  曾经中外闻名的秀水一条街,露天的自由气氛,摩肩接踵的人群,会用英语和老外讨价还价的商家,是人们对它的记忆。后来秀水又变成了众人皆知的“A货一条街”。早些年曾在秀水街做买卖的一位老商户坦言“来秀水街的大多都是知假买假,而那些仿欧仿美的名牌,80%都是卖给外国人,因为仿得真质量好,所以他们很喜欢,一些明星人物也经常光顾。” 

  今年4月19日,被称为“外国名牌中国打假第一案”的秀水街诉讼案终审。北京市高院做出二审判决,秀水市场因客观上为其商户侵犯他人商标权的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将和其5家商户向原告5家国际品牌公司香奈尔(CHANEL)、路易威登(LV)、勃贝雷(BURBERRY)、古奇(GUCCI)、普拉达(PRADA)承担10万元的连带赔偿责任。 

  尽管该诉讼的原告胜诉,但仅共同获赔1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和律师费,与他们要求的250万元人民币赔偿相去甚远。这个数目的赔偿金,可能只会被向售假商贩出租摊位的市场经营者视为经营成本,因而可能无法起到有效的震慑作用。 

  此项判决可能会为品牌所有者的在华打假活动开辟一条新路。针对造假者本身的执法行为通常非常困难,因为他们往往是通过多个“壳公司”进行运营。针对个体商贩的执法也收效甚微,因为被勒令关停的商贩常常过不了几天,就会以一个新名号重新开业。 

  我们当然要采取切实行动在打击假冒名牌的同时保障自主品牌的利益,你看法国**不仅在海关上加大打假力度,还通过机票附带卡片形式警告本国公民出境勿买假名牌;意大利**甚至在街头有专门的便衣巡警打击卖假用假。虽然欧洲的做法并不仅仅针对中国,但作为世界工厂假名牌泛滥地之一,我们也该好好反省和检 

  讨。国内有些工厂,现在专做假冒名牌,还以特A、A货、水货进行划分,其专业程度甚至胜过国内某些自主品牌,国人的创新意识、自主精神,就是在这样的功利和速成心态中逐渐消沉。

  从图腾崇拜到LOGO崇拜 

  稍微分析一下A货泛滥的成因,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和咱们祖先对原始图腾的崇拜是如出一辙的。顶级品牌那闪闪发光的LOGO,就是现在通行市面的图腾。顶礼膜拜的教徒大有人在,有了名牌相伴左右(哪怕是A货),仿佛立刻为自己提升了不少附加值与含金量。A货存在的重大意义相当于一个古代笑话,说的是一个穷人平时喜欢装阔,就在家里房梁上吊一块猪板油,每天吃的是粗茶淡饭但是一出门就将嘴在油上抹抹,每遇熟人都做无上惬意状。此人嘴唇上那道油亮亮的光环,其实就相当于今天充斥街头的A货。 

  如今到处都充斥着假名牌的商品,仿制的衣服、鞋子、包包,甚至还有专门的A货市场、A货大楼、A货一条街,这种从个体行为走向市场行为的现象说明一个可怕的事实:买卖双方暧昧地存在着你情我愿的愿打愿挨。 

  最后还是奉劝那些有意无意穿戴着A货准备出境的旅客们,临行前也得万分仔细地检查每样东西的出处是否根红苗壮名正言顺,因为有时真真假假有时确实难以分辨,所以还是咬咬牙干脆就用咱们的国产装备去武装全身吧,“MADEINCHINA”才是保证你堂堂正正的可靠理由,免得你还未踏进时尚之都的门槛就已惹祸上身。 

  A货臣民浮世绘 

  哪怕都是A货的拥趸,他们之中也要分个ABCD子丑寅卯,他们往往对A货钟情多年、深有研究。如何才能买到神形兼备的超A级产品?在衣橱里的真货与A货的比例怎样“协调”才能既和平共处在外又不至于轻易露馅?谁都不能否认这不算一门高精尖的时尚学问。 

  三七分才是黄金比例 

  曾小姐35岁画廊经理A龄5年 

  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出差去深圳,老深圳都知道罗湖关口那里有一座著名的“A货大楼”,每次出差我都会进行一次地毯式的搜索,运气好的话就能带回几件中意的。 

  无须否认,我喜欢名牌,但是我的经济能力还不足以支持100%的十足真金,所以我的大部分家当都是真的,但是我会在一些品种上选购几可乱真的“超A货”作为“补充”,比例大概是三七分,这样真真假假的“混搭”,就算是熟知各大品牌的内行也未必能够识破。所以既节约了钞票,又能满足我的“大牌梦”。 

  跟着A货走 

  钟小姐25岁营业员A龄3年 

  我喜欢A货其实就是喜欢它们那充满诱惑力的LOGO,其实就是姐妹们知道那些不是真的也无所谓,我不会刻意遮掩它们的来路,就是喜欢而已。而且它们和一些三线品牌的价钱差不了多少,因为“跟版”需要市场周期,所以上市的A货基本都是老款,但是做工也还算精良,所以我认为在性价比上面还是划算的。

  千里送A货礼轻情意重 

  戴先生30岁 旅行社导游A龄2年 我个人是从来不用A货的,但是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和各地朋友有些“礼尚往来”,现在再送什么米花糖桃片一类的土特产已经“太那个什么了”,而且一进超市大江南北什么东西买不到?所以我喜欢有针对性地买一些A货的瑞士名表送人,谁都知道我怎么可能随便买块几万的金表当名片乱发,所以双方都心知肚明,两不相欠。 

  有一回我买了一对“百达翡丽”的情侣表送给外地的朋友以及他的老婆,因为工艺不错,所以明知是A货他们也很高兴,两块世界顶级名表才300块钱,值!